分享到:

打破政策“瓶頸” 解決新市民住房困難——解讀《關於加快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的意見》

2021-07-03 21:45 來源: 新華社
【順豐集運收費】打印

新華社北京7月3日電 題:打破政策“瓶頸” 解決新市民住房困難——解讀《關於加快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的意見》

新華社記者王優玲

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加快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的意見》,明確保障性租賃住房基礎制度和支持政策。專家認為,意見的出台,解決了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過程中所面臨的土地、審批、財税、金融等政策瓶頸問題,將調動各方積極性解決符合條件的新市民、青年人等羣體的住房困難問題,促進實現全體人民住有所居。

意見提出了明確對象標準、引導多方參與、堅持供需匹配、嚴格監督管理、落實地方責任五項基礎制度。意見明確,保障性租賃住房主要解決符合條件的新市民、青年人等羣體的住房困難問題,以建築面積不超過70平方米的小户型為主,租金低於同地段同品質市場租賃住房租金。

浙江工業大學副校長虞曉芬説,意見對保障性租賃住房的服務對象、租金安排、户型面積都有明確的界定,這對加快補齊住房租賃市場缺少小户型、低租金房源的短板,完善房地產市場供給結構有積極意義。同時,讓新市民和青年人以相對較低的租金支出解決住房問題,能夠避免高房價對消費的擠出效應,也有利於穩定市場預期,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2020年全國流動人口為3.76億人,10年間增長了將近70%。我國的住房問題已從總量短缺轉為結構性供給不足,當前住房矛盾主要集中在一些人口淨流入的大城市,適合新市民、青年人等羣體租住的房源缺少,住房困難問題突出,迫切需要提供與其支付能力、居住需求相匹配的保障性租賃住房。

“要解決好規模龐大的新市民、青年人住房問題,各國的經驗顯示僅靠政府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需要動員企業和社會力量積極參與,有錢出錢、有地出地、有房出房、有力出力。”虞曉芬説。

2019年底以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部署在瀋陽、南京、蘇州、杭州、合肥、福州、濟南、青島、鄭州、長沙、廣州、深圳、重慶等13個城市開展完善住房保障體系試點工作,重點是發展主要利用存量土地和房屋建設的、面向新市民的,小户型、低租金租賃住房,初步探索出一些經驗,但普遍面臨土地、規劃、審批以及運行收支難以平衡等方面困難,亟須國家層面出台文件予以支持。

虞曉芬表示,與過去的住房保障模式不同的是,意見更重視通過政府給予優惠政策,激發出市場主體的活力,建立起“多主體投資、多渠道供給”保障性租賃住房的供應格局,進而推動住房保障主體從政府為主向政府、企業和社會力量共同參與轉變,住房保障對象從户籍居民為主向常住人口轉變。

在土地支持政策上,虞曉芬説,意見明確了利用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企事業單位自有閒置土地、產業園區配套用地、非居住存量房屋和新供應國有建設用地五種建設方式相應的土地支持政策,尤其是明確利用非居住存量土地和房屋建設保障性租賃住房,不補繳土地價款,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這將充分調動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企事業單位、工業園區、房地產開發企業等市場主體的積極性,盤活土地和房屋存量,形成多主體共同參與、共同供給的良好局面,有利於破解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中普遍面臨的項目獲取難、土地成本過高、收益難平衡等問題。”她説。

她同時提醒,在政策落地過程中,各地要嚴防出現變相的房地產開發,嚴禁以保障性租賃住房為名違規經營或騙取優惠政策,嚴格執行保障性租賃住房不得上市銷售或變相銷售,嚴格執行小户型、低租金的要求。

意見還細化了金融政策支持,簡化了審批流程,明確給予中央補助資金支持,落實了民用水電氣價格政策。

“這些政策的力度大、措施實、含金量很高,為解決建設資金不足和降低保障性租賃住房建設與運行成本提供了有力保證,政策支持體系體現了強烈的問題導向與鮮明的時代特色。”虞曉芬説,在意見的指導下,各地特別是大城市必定會積極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緩解住房租賃市場結構性供給不足,促進實現全體人民住有所居。

【順豐集運收費】 責任編輯:王洋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